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 > 正文

郭修篆:让自闭症群体看到那道光

网络整理 2020-11-20 12:11

  郭修篆:让自闭症群体看到那道光

  本报记者 袁云儿

  患有自闭症的哥哥个性敏感,不善与人交际,与他相依为命的弟弟一直设法帮哥哥找工作,希望他有一天能独立生活。然而,哥哥一次次搞砸面试,闯祸不断,让弟弟气愤又无奈。直到有一天,弟弟听到哥哥房间传来的音乐声,才意识到哥哥身上默默闪耀着的音乐天赋……这部自闭症题材的马来西亚电影《光》正在国内上映,以清新温暖的风格赢得了好口碑,片中动人的兄弟亲情,更是打动了不少观众。影片改编自马来西亚导演郭修篆与其哥哥的真实经历,郭修篆说,希望通过这部电影,让自闭症群体看到那道光。

  谈初衷

  给哥哥拍一部温情的电影

  《光》的片尾彩蛋播放了一段纪录片,导演郭修篆生活中的亲哥哥出现在镜头中,观众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影片所讲述的故事,居然真的来自郭修篆与其哥哥的真实经历。哥哥和电影中一样患有自闭症,但他同时在音乐和数学上表现出过人天赋,不仅弹得一手好钢琴,还是数学博士,现在在大学任教。

  郭修篆最早以广告导演的身份入行,为了向客户证明自己的拍片能力,他必须得有代表作。在构思时,郭修篆想,与其做一个很酷的内容,比如科幻,不如拍一部比较靠近自己内心的作品,“哥哥和我一起长大这么多年,他就是我人生中最有趣的角色。”于是,2011年,短片《光》问世。现在的院线电影《光》,就是在当年那部短片的基础上创作的。“哥哥这么多年受了很多委屈,拍一部这样的电影,好像也能帮他出一口气。”郭修篆笑言。

  这类讲述弱势群体的作品,往往走苦情路线,拍得又悲又惨,但《光》却给人一种轻盈温暖的感觉:“不按常理出牌”的哥哥举手投足都是那么天真烂漫,还常常弄出很多笑点;一直在身边的弟弟对哥哥不离不弃,努力让哥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,则让人看到亲情的温暖。郭修篆坦言,他一开始就不想把电影拍成一部悲剧。“如果拍成纪录片,可能从头惨到尾,因为自闭症确实很不幸,但跟哥哥一起成长,也有开心的地方,我觉得我们专注在这些开心的地方,人生可能会好过一点。而且片中的兄弟情才是最重要的主题。”

  郭修篆说,片中八成情节来自真实经历,比如哥哥房间严格按照大小摆放整齐的物品,比如那条名为“安吉拉”、被哥哥认为是他女朋友的毯子,还有哥哥曾经离家出走的经历。“小时候哥哥一受到挫折就会离家出走,那时候没有手机,要找他真的好麻烦。他最远跑去了另外一个县,但很幸运在巴士上碰到了几位好心人,给他买了回来的票,最后我们在巴士上找到了他。”片中帮助哥哥的善良女孩素恩,就来自这个经历。

  “不可否认,有些自闭症患者不像电影里这么‘彩虹’,他们需要家人一辈子的照顾,但我在创作这部电影时,希望传递一个比较正能量的观点,希望每位自闭症患者最后都能在社会上找到他们的位置,让他们看得到那一道彩虹、那一道光。”郭修篆说。

  谈拍摄

  用特殊镜头展现自闭症群体

  可能是得益于郭修篆此前大量拍摄广告的经验,《光》在视听语言上设计精巧,成熟得完全不像一部处女作,尤其是片中许多展现哥哥眼中世界的主观镜头,拍得梦幻而有想象力。

  “我跟摄影师一直在思考,用什么镜头可以把一个自闭症群体的世界拍出来,所以我们用了一些比较特殊的镜头,甚至有时候不把镜头接到摄影机上,只是用手拿住摄影机,这样拍的时候就会有很多闪光进来,而且对焦会虚掉,但就会有一种很奇妙的效果,对这部影片来说恰恰非常适合。”郭修篆说。

  片中,哥哥一直痴迷于收集各种大小不一的玻璃杯,最后利用玻璃杯、自行车、鱼缸氧气管等物品发明了一架“水钢琴”。当哥哥弹奏起“水钢琴”时,他的音乐才华终于显现,弟弟也第一次真正理解哥哥,全片情感在此刻达到高潮。郭修篆透露,“水钢琴”的灵感也来自于哥哥不同阶段的经历。

  “小时候哥哥用酒杯弹出一个音,还有一次我进他房间,发现他在弹一个没声音的二手钢琴键盘,我说没声音有什么意思,但他说那是因为你听不见。”郭修篆认为,在影片最后的高潮阶段,必须有一个特别漂亮的东西来展现哥哥独特的才华,不能只是把一排酒杯放在地上,让哥哥弹一首歌,因此他设计了这款独一无二的“水钢琴”。

  谈演员

  两位主演提前做了很多功课